[1]刘强.中国“情报学”乱象和迷途的终结与选择———基于信息与情报的本源内涵和学科机理与边界[J].情报杂志,2018,(11):1.
点击复制

中国“情报学”乱象和迷途的终结与选择———基于信息与情报的本源内涵和学科机理与边界()
分享到:

《情报杂志》[ISSN:1002-1965/CN:61-1167/G3]

卷:
期数:
2018年11期
页码:
1
栏目:
出版日期:
2018-11-18

文章信息/Info

Title:
Finality and Option of Chaos and Confusion of "情报学" in China—Based on the Connotation, Discipline Mechanism and Boundary of Information and Intelligence
作者:
刘强
国防科技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南京 210039
关键词:
情报学 图书馆学情报学 学科边界
摘要:
[目的/ 意义]依据“信息”和“情报”的语义内涵不同,厘清我国“图书馆学情报学”(library and informationscience)与情报学(intelligence studies)的学科内涵差异,进而为划清学科边界提供依据,结束图书馆信息学的迷惘和“情报学”乱象,有利于各自学科的科学建设与健康发展。 [方法/ 过程]从语义学视角切入,通过对“图书馆学情报学”与情报学两个“舶来品”学科的追根溯源,运用中外现实教育中的课程设置对比,探寻两个学科依迥异方法论准则和程序建立起的规则,推导并证明其不同的学科属性。 [结果/ 结论]“信息”与“情报”语义内涵不同决定了“图书馆学情报学”与情报学的本质差异,我国的“图书馆学情报学”实际该称之为“图书馆信息学”,与情报学无关。 依方法论准则和程序建立起的规则迥异决定了“图书馆情报学”与情报学不同的学科属性,我国学科设置中的“情报学”也实则“信息学”。 对“图书馆学情报学”进行改革的精神可嘉,但不可强行融合或将“情报学”从原有学科体系中拉出另起炉灶,否则极易造成图书馆信息学的空心化,也不利于情报学的健康发展,故应依据不同学科内涵相互借鉴和适度交叉,走各自建设之路是有利于各自学科建设和发展的应有理性选择。
更新日期/Last Update: 1900-01-01